被诉证券欺诈赔5000万、濒临退市,趣店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?
来源:连线Insight 发布时间:2022-03-04 17:42:01

一场贯穿趣店纽交所上市至今、历时四年的官司,终于收尾了。

美国纽约南区法院披露文件显示,当地时间2022年2月28日,趣店及其实际控制人罗敏向发起证券欺诈诉讼的若干原告支付了850万美元(约5400万元人民币)的和解金。至此,这场耗时四年多的证券欺诈官司正式收尾。

除此之外,趣店如今也走在退市的边缘。2022年2月10日,趣店还收到来自美国纽交所的“退市警告”。纽交所规定,如果一家公司连续30个交易日的平均收盘价低于1美元,则该公司将被视为低于合规标准,面临强制退市风险。

对此,趣店方面对外回应,“公司打算监控其上市证券的市场状况,并仍在考虑其选择权”。

消失在媒体聚光灯下的罗敏,也一直未找到趣店的“救命药丸”。2017年现金贷监管风暴来临,趣店几乎一夜间失去了强劲的增长动力。此后的趣店,跨界尝试二十多个项目,试图寻找新的业务支柱,但都未曾交出好的答卷。

汽车零售项目“大白汽车”、少儿阅读项目“大白儿童阅读”、由家政转型奢侈品租赁的“唯谱家”、在线教育项目“趣学习”、校园社交项目“相同same”、奢侈品电商“万里目”等,均以失败告终。

就连去年下半年新推出的少儿教育业务“万里目少儿”,也沦为趣店跨界摸索的“弃子”。

3月2日,罗敏在朋友圈深夜发文称“是时候说告别了……疫情不允许,太多太多的不允许”,并配上“万里目少儿”图片。

从业务层面来看,趣店目前已经没有可拿出手的牌了,如何向投资人讲述新故事,或是罗敏眼下需迫切解决的问题。

罗敏有一颗折腾的心,或许他还会继续寻找新项目,但趣店的情况,恐怕等不了太久,趣店急需一针强心剂。

被股民起诉的趣店,走到了退市边缘

一场持续四年的投资者证券诉讼案,见证了趣店的上市高光,也看到了趣店的落寞。

故事要从四年前讲起。2017年12月,罗敏等一众高管还沉浸在趣店上市两个月的喜悦中,一纸起诉书打破了平静。

当时,美国多家律所向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,对趣店先后发起诉讼,理由均是趣店在IPO招股书上存在错误或者误导性信息。

被告方不仅包括趣店、公司董事会成员、CEO和CFO等,还有负责趣店IPO的投行承销商,比如大摩、瑞银、花旗等。

公开消息显示,上述律所方面指控的信息主要包括两方面。一方面,趣店的坏账催收力度不足,或者根本不存在,因为该公司在媒体采访中称“把坏账当做福利”。另一方面,趣店的数据系统和贷款审批功能不足,无法保障借款人的信息安全,导致信息泄露。

其中对于趣店催收政策的质疑,主要因为罗敏的一次公开回应。2017年10月,罗敏直言不讳对于坏账的催收态度,“凡是过期不还的,我们这里就是坏账,我们的坏账,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。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。你不还钱,就算了,当作福利送你了。就这样。”

其实趣店遭到投资者诉讼并非首例,在它之前已经出现不少中概股公司因信息披露失真而遭诉讼的案例,比如聚美优品、阿里巴巴、拼多多。

一位券商从业者向连线Insight解释,证券集体诉讼制度属于美国一种特殊的法律制度。即所有在股票受影响的时间段买入的股东成员,都有资格成为原告,最终判决结果或和解协议也会包含所有股东。由于此类诉讼一般由代表原告的律师事务所负责,律师最终能够分到30%-40%的赔偿,因此很多激进的律所会盯着一些热点公司,在美国,集体诉讼是很常见的现象。

当时,趣店方面对证券欺诈案的媒体回应也比较直接,表示信守IPO时对投资者所作出的披露,“坚信提出的诉讼申请中的主张没有依据,并且一定会积极为我们自己辩护。”

由于趣店案件涉及原告数量较多,审理周期比较长,直到4年后才正式画上句号。

2020年11月16日,趣店签署了一项850万美元的和解协议,并将该笔和解金存放在监管账户中。半年后,也就是2021年6月8日,法院最终批准和解协议,趣店方面要向原告方支付850万美元赔偿。直到今年2月28日,这笔和解金才真正支付完毕。

趣店遭诉讼,或与其股价表现不佳有关。一位投资人告诉连线Insight,“集体诉讼在美国很常见,一般是因为股价下跌引发导致。”

趣店在上市之初还是资本的“宠儿”,但随后的一系列负面舆论,和监管部门对网络小贷、现金贷等领域文件相继落地,趣店很快遭到外界对其持续盈利能力、现金贷暴利等质疑,股价随后开启连续暴跌模式。

2021年,趣店股价虽低迷,但大部分时间在2美元/股浮动,最高曾涨到3.82美元/股。直到12月13日,本就“难看”的股价又开始下跌,并创下历史新低——首次低于1美元“生死线”,跌至当年最低点0.81美元/股。

此后,趣店股价在大部分交易时间内都在1美元/股以下。

趣店股价走势,图源富途牛牛

根据纽交所相关政策规定,若一家公司连续30个交易日的平均收盘价低于1美元,将被视为低于合规标准,该公司将面临强制退市的风险。不出所料,2022年2月10日,趣店公告称收到纽约证券交易所(以下简称“纽交所”)的“退市警告”信函。

收到警示函通知后,趣店须在六个月内把其股价和平均股价恢复至1美元/股以上,否则纽交所将开始暂停趣店的股票交易并启动摘牌程序。

对此趣店回应,已通知纽交所,在恢复期内,公司的美国存托股会继续在纽交所上市、交易,并且会遵守纽交所的其他继续上市标准以及其他退市权利。

但收到退市警告后的趣店,股价也未表现出回暖态势,一直在1美元/股浮动,并且不断打破最低价。2月24日,趣店股价下行至0.75美元/股,创历史最低。

如今的趣店市值仅剩下2.07亿美元,罗敏也与2018年他在35岁生日立的豪言“趣店市值千亿美金之前不再领薪水和奖金”,越来越远。

为了保住趣店股价,罗敏也做出了一些努力。去年12月,罗敏宣布在未来12个月使用个人资金购买最多100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。

如今的罗敏和他的趣店,都有些狼狈不堪。趣店从高调到沉寂的过程中,帮助罗敏的“贵人们”一一离去,趣店能否在未来六个月的“恢复期”绝处逢生、不被摘牌,将是其未来面临的一轮大挑战。

趣店为何走到了这一步%3F

曾是“最会赚钱的公司”,为何沦落至收到纽交所的“退市警告”,或许趣店的财报数据能给出答案。

去年12月趣店股价跌破1美元/股“生死线”的时期,其实是其2021年三季报出炉的日子。

2021年12月13日,趣店公布了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财报。然而,这份差劲的业绩数据,让外界和投资者们大失所望,情绪传导到二级市场,资本市场即刻作出反应。趣店之后股价接连三次暴跌,创下当年新低记录。

财报显示,2021年第三季度,趣店总营收为人民币3.474亿元,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8.494亿元相比下滑了59.1%,可以算是腰斩;运营利润为8280万元,与上年同期7.678亿元相比,几乎跌去9成;归属于趣店股东的净亏损为净亏损9420万元,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5.92亿元,同比大降115.9%,且由盈转亏。

需要注意的是,趣店已经连续七个季度出现营收大幅下滑。2020年的四个季度以及2021年第一季度、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,趣店营收分别同比减少54%、47%、67%、63%、46%、65%和59.1%。

趣店营收走势,图源富途牛牛

业绩下滑的同时,趣店成本却在不断攀升:总运营成本和开支为人民币2.732亿元,与上年同期人民币1亿元相比,增加了63.4%。

趣店营收出现下滑、由盈转亏的背后,实则是其各项业务表现不振导致的。

简单分类的话,趣店的收入来源包括两大块。主业包括融资收入和贷款撮合收入;副业包括了销售收入、销售佣金、交易服务费收入等。

2021年三季度显示,趣店的两大主业,即融资业务和贷款撮合业务均呈现下滑状态。其中,以借款为主的融资收入是趣店的最主要收入来源,但财报显示,趣店2021年三季度融资收入为2.9亿元,同比降低41.9%;贷款撮合及其他相关业务收入也仅为877.6万元,相较上年同期的1.77亿元大降95.05%。

监管对于现金贷的管控日益趋严,以及趣店自身经营策略问题,这让趣店的主营收,即融资业务和贷款撮合业务下降成为必然。

其实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,这两项收入就开始逐月下滑,也是在那时,趣店业务开始走下坡路。

2019年,有关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全面缩紧,监管体系也陆续确立、完善。校园贷、“砍头息”、暴力催贷等,都被划定了法律界限,这对以发家于放高息贷款的趣店来说影响很大。

罗敏当年也不得不采取应对措施,表示趣店“根据市场的变化(指监管趋严,因而消费贷款资金来源缩水,行业违约率激增),采取了更有预防性的措施来保护我们的净资产。对于承担风险的业务,我们采取了更加严格的审核标准,在四季度将贷款审核通过率限制在个位数的低位。结果,在一个季度里,将承担风险的贷款余额大幅减少了35亿元”。

尤其是这几年疫情反复,对市场经济造成严重冲击,趣店的现金贷、消费贷业务也受到明显影响。

其实,趣店曾尝试转移金融业务核心,移步以开放平台为主的助贷业务,但过往财报显示,这一业务最终也未发展起来。

换句话讲,开放平台就是流量中介,通过与互联网企业合作,满足自身业务需求的用户由趣店放款,不满足自身业务需求的用户,由趣店分发到其它持牌金融机构,从中获取服务费。

据2021年三季度报显示,构成总营收的几大业务中,唯一实现增长的只有交易服务费及其他相关收入这一板块。交易服务相关收入,便是来自趣店开放平台的交易产生的服务费,其收入从2020年同期662.9万元上升至2094.4万元,同比增长215.95%,但却仅占营业总收入的6.03%。

趣店财报营收业绩,图源趣店2021年三季度报

事实上,开放平台在2018年推出时曾被寄予厚望,一经实行便成为趣店的核心“现金牛”,曾在2019年三季度贡献90%多的净利润。但之后便被媒体曝出趣店所谓的“开放平台”,就是打着前沿科技、合规业务的旗号,做着另一场“流量变现”的生意。

因此,开放平台带来的营收数额虽取得短暂暴涨,但很快便被看重本质的企业平台抛弃,不再为其买单。

因此,直到现在,趣店的金融业务核心还是以借款为主的融资收入,和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的贷款撮合收入,且业绩情况一直不乐观。

一边是低迷的主业,另一边是存活时间均较短的诸多副业。

正如趣店前人力负责人张青青所说,“趣店其实不是一家公司,它是一个创业的压缩包”。罗敏把趣店改造成一块“创业试错田”,疯狂试水“大白汽车”“趣学习”“万里目”等新业务,有前景就继续做,没希望就立即停掉。这种“人海战术”式的扩张过后,给趣店留下的似乎只有一地鸡毛。

2021年三季度显示,由于万里目电子商务平台相关销售额下降等原因,趣店销售收入及其他收入从去年同期1.39亿元降至730万元,同比下降了95%;

金融主业与诸多副业之间关联度不高,导致副业的探索很难,不得不说,经过多轮业务转型“试错”的趣店,如今已然进退两难。一直未寻找到下一个利润增长点的趣店,只能一步步走向退市的危险边缘。

手握近80亿现金,罗敏还能烧多久?

趣店还有近80亿现金储备,但这还能让罗敏烧多久?

最新财报显示,截至2021年9月,趣店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有16.93亿元,短期投资有60.90亿元,因此,持有总现金额达77.83亿元。

趣店现金流金额,图源富途牛牛

毫无疑问,趣店是有钱的,罗敏也一直在尝试金融以外的业务,但这些业务非但没做起来,还耗费了大量资金。

趣店先是重仓过大白汽车业务。前趣店集团CFO杨家康曾在2017年底放出豪言“我们资产负债表上有逾90亿元现金”,但到大白汽车宣布业务终止之后, 2019年二季报显示,趣店账面现金余额仅剩26亿元,现金储备损耗将近70%。

另外,2020年推行万里目奢侈品电商项目时,趣店进行了真金白银的“百亿补贴”。直接导致其现金储备从当年年初的25亿元,下滑至第二季度的10亿元,现金损耗近60%。

2021年重仓的“万里目少儿”,是罗敏继奢侈品电商“万里目”之后,又一重点押注的新业务。

连线Insight在网络搜索发现一份《成为万里目少儿创业合伙人(便捷版)》的文档,该文档中的“合伙人一览”中,罗敏的昵称是“目老师”。

除此之外,该文档还讲解了罗敏对于“万里目少儿”的规划——“美股上市公司创始人罗敏先生,100亿重注素质教育产业,All in万里目少儿,2021年开设100+综合体,2022年全国开设500+综合体”。

在大多数领域,线下模式都意味着更大的投入和成本。无可厚非,“万里目少儿”又是一次重资金投入项目。

万里目小程序显示,目前万里目少儿开设课程的校区有11个,分布在厦门、抚州、杭州、宁波、上海、深圳、沈阳、武汉等8个市。其中厦门、深圳分别有2所校区,其余地区各有1所。

显然,万里目少儿扩张速度似乎没有达到发展预期,与上述PPT中所列举的2021年开设100家综合体目标,相差甚远。

要知道,万里目少儿教育项目是趣店去年着重发力的最新项目,这在趣店2021年的多个季度财报中有所体现,罗敏曾多次在财报提及“万里目少儿”。

甚至在趣店2021年三季度电话会议上,瑞士信贷的Frank Zheng特意问及万里目少儿项目前景和究竟何时可控制成本、增加收入,趣店当时回应:“实际上,我们在第三季度中只有3个少儿中心在运作。而且由于地区性新冠疫情的反复,营收增长没有我们预期的那么好,我们当前的迫在眉睫的目标是在进一步扩张之前,尽快让少儿中心达到收支平衡。”

而前几日,罗敏告别万里目少儿的朋友圈截图中,也提及了疫情的影响。

除此之外,“万里目少儿”所聚焦的素质教育市场,在2021年也发生了变化。

趣店对“万里目少儿”的定位是“次世代素质教育智能综合体”。2021年,受双减政策的影响,教培市场环境变化很大。虽多项管控政策未波及素质教育,但不少原本聚焦于K12领域的在线教育巨头,纷纷转向素质教育,变相增加了趣店在这个领域的挑战。

中金公司也在研报中表示,素质教育市场规模虽然不及 K12 学科的一半,但随着政策推动,素质教育认知将进一步深化,用户收入不断提高,素质教育未来有较高的增长空间。

巧合的是,2021年8月,懒熊体育曝出万里目少儿发生裁员,且裁员集中在公司的中高层。

不同的业务,同样的结局。“万里目少儿”坚持了一年多,最终还是未能做起来,罗敏的这次创业又没成功。

万里目少儿项目也没有摆脱被放弃的命运。2022年3月2日,罗敏深夜在朋友圈发布了一则消息,写道:“是时候说告别了,让小朋友们快乐健康成长的初心仍在,但疫情不允许,太多太多的不允许……”并配了一张“万里目是什么?”的PPT图片,图片带有“落款人‘目老师’”几个字。

兜兜转转四年多,罗敏的创业足迹已经遍及汽车、教育、校园社交、奢侈品、家政、医美等多领域,并且几乎每次都撒出大量真金白银,最终都无果而终。

如今,所有的副业都被罗敏抛弃了,面对趣店收到的退市警告,罗敏还会继续坚持寻找新的副业吗?若继续发展副业,此前的诸多项目已经耗费趣店过多资金,如今的这近80亿能烧到罗敏实现梦想的那一天吗?

关键词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猜你喜欢

被诉证券欺诈赔5000万、濒临退市,趣店怎么就走到

趣店急需一针强心剂。更多

2022-03-04 17:42:01

当猫拼来敲工厂门

C2M模式是淘特、拼多多、京喜等主打下沉市场的平台讲的故事,但当平台间的竞争在这个环节中被不断放...更多

2022-03-04 17:14:02

从本土到出海,国产手机全球高端化怎么走?

高端化新灯塔。更多

2022-03-04 18:00:51

居家健身,挣“非健身用户”的钱?

居家健身风口的出现,吸引了一批企业追风进入。它们降低了大众健身门槛,商业化却受到极大考验。无...更多

2022-03-04 16:46:09

肯德基和必胜客不香了?百胜中国2021年增收不增利

作为稳健成长的餐饮业龙头,是否存在投资机会呢?更多

2022-03-04 16:21:57

外卖平台的佣金松动了,但餐饮商家还是得自救

平台并未整体降佣,更像是特别时期的特别举措。更多

2022-03-04 16:23:21

新能源车企卖保险,“瓜分”车主

传统车企涉足保险业务早已不是新鲜事,但涉足保险的新能源车企,目前来说并不多。更多

2022-03-04 16:18:24

这个赛道,多个100亿巨头正疯狂造假

“种草”不易,“除草”更难。更多

2022-03-04 15:17:09

造车就是造富

做出来一台增程式电动车,真的没有技术含量吗?更多

2022-03-04 14:54:04

后薇娅时代,李佳琦上演独角戏?

“直播带货的寡头时代来了?”更多

2022-03-04 13:28:42


© 2012-2020 财经快报网 版权所有

网站联系邮箱:98 28 36 [email protected]